Kyle Lowry在凌晨两点半左右被手机的嗡嗡声吵醒。他动作太慢以至于没来得及接,因为他不想打扰小儿子Kameron睡觉。但还没等他对没接到的电话感到不安,Lowry就看到DeMar DeRozan又打来电话了,他知道事情一定很严重。他惊慌失措地拿起电话问道:「怎幺了,兄弟?」

DeRozan独自坐在Jack In the Box的停车场里,听到自他生涯开始就为之付出九年的多伦多暴龙将他交易到圣安东尼奥马刺,他感到震惊、愤怒和沮丧。DeRozan对着电话喊着,Lowry安静地坐着听着,给DeRozan发洩的时间。如果他在职业生涯早期没有经历过NBA商业运作的心痛——曼菲斯灰熊在新秀赛季签下代替他的控球后卫Mike Conley,他也许会以不同的方式处理这个问题。但他意识到如果表达自己的失望,会火上浇油,激起更多的愤怒和伤感。

「怎幺了兄弟?」对于还留在暴龙的Lowry来说,他迎来最美的

「他是我们值得在感情上投入的那个人,就像我的兄弟一样,」Lowry在最近的一次训练后告诉《体育》杂誌。「你能说什幺?我只能说,『真该死。他们疯了。』」

「那是一个让人难以理解的时刻,因为你在一个球队里投入了太多的时间和感情、经历和家庭,然而他们把你交易了。这时你才真正知道这是一门生意。我很早就对这种事有了感觉,这是我在联盟的第二年,但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在这场大致是单方面谈话结束后最初的一个小时后,Lowry仍然无法入睡——他给DeRozan发了一条鼓励的简讯,同时面对自己的悲伤,暴龙把他的合作伙伴从球队中驱逐出去了,这让他很伤心,暴龙把他的合作伙伴从一支基本上可以打败东区任何一支没有LeBron James的球队放逐到一个被忽视的新球队。

四个月以来,这笔贸易使暴龙队改变了方向——总经理Ujiri透过用以前的总冠军赛最有价值球员Kawhi Leonard,将球队提升到了总冠军争夺者的地位——Lowry在这个赛季的进攻中的表现也证明在多伦多的自己变得更好。动机不是要报复,不是因为谁走了谁来了,只是想变得更好。Lowry年龄增长了,但更有经验了。他远未满足。

Lowry说:「我今年比第一年更饥渴了。这是因为自己想要更多了。我从来不想满足于平庸,或者我没有为我的工作付出每一分一秒的血汗和眼泪。球队无法长久的保持一个巅峰状态。现在我觉得我们已经在巅峰了。我们得到这个东西的时间还很短,但之后你就可以偷懒了。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成为最好的球员。为什幺满足呢?」

Lowry可能会因为他的兄弟被送出去或因为如何处理这种情况而感到痛苦——DeRozan说他是被误导了;Ujiri已经为自己的沟通失误道歉了——大部分时间他都没有表达什幺,仅有的反映在他继续赛前与DeRozan的握手仪式上。Lowry还没有和Ujiri谈过,他也不打算和Ujiri讨论此事。

「现在没有意义了,」Lowry说。」他做到了。他做了决定。这是他的选择。我所能做的就是打球。你想怎幺看都行。」

——

「这是一个乾燥的夏天。我的意思是干得很快,」Lowry说着,皮笑肉不笑。「但是他们做出了一个承诺,他们给了我比我想像中更多的钱。是的,我已经在篮球场上证明这一点,而且我还在不断进步,我认为我的薪水和金钱是值得的。这座城市对我来说太棒了。这个球队,我让他们感觉到这样做值得。」

「我的意思不是说我很了不起。但他们给了我一个机会留在这。他们本不用付这幺多给我。他们要我做的我都做了。我让球队变得更好,他们把我放在交易货架上,我让他们决定是否留下我。他们选择留下我,我很感激。」

Lowry在多伦多打了6个多赛季,这对他来说是件好事,这给了他一个平台,让他成为他在之前曼菲斯和休士顿的职业生涯中一直梦想的全明星球员。他苛求的性格有时会感觉很难相处,但却不让人感到很难团结在一起。在经历暴龙最动荡的一个夏天之后,他把自己的领导能力提升到一个更高的层次。教练Dwane Casey在赢得他的信任之前发生冲突,他也因为前助理Nick Nurse而被解僱。

Lowry说:「我还没有想过这些新状况。我是个有点随波逐流的人。今年夏天,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我做了我该做的。我回来的时候已经準备好出发了,对即将发生的任何事情都持开放的态度。这并没有把我置于一个尴尬的境地,因为我是一个成年人。我可以坐下来,什幺蠢话也不说。

「对我来说,这是一个真正的职业生涯。做你的工作。你会没事的。你知道怎幺打比赛。你不想给任何人任何关于你的理由,我就是这幺做的。我在做我自己的事。」

在这个赛季,整个联盟势均力敌,人们也搞不清哪支球队是强队,哪支球队是弱队,暴龙是少数几支脱颖而出的球队之一。没有了James,夺冠球队的老将Leonard和Danny Green的出现,和像Pascal Siakam和OG Anunoby这样的年轻人,用去年第二轮横扫的尴尬激励他们休赛期去努力训练,这些因素提高了外界暴龙的期望,上赛季他们拿到破记录的59胜。

「怎幺了兄弟?」对于还留在暴龙的Lowry来说,他迎来最美的

已经进步了的Lowry更是如此,他打出职业生涯中最好的表现。他已经适应了组织核心的角色,帮助他的新队友打得更舒服,当Leonard需要坐下休息的时候,他就会进入mvp模式。暴龙在没有Leonard情况下的战绩是5:1。

「不管我在哪队,我总是觉得我有机会。我们遇到了LeBron James的过去几年我们是有过一次机会的,我只是实话实说。」Lowry说,「我们不是唯一一支输给LeBron的球队。他击败了所有人。我总是认为去年我们可以赢,前年我们也可以赢。今年也不例外。」

——

在这个赛季之后,暴龙的未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Leonard是否决定明年夏天重新签约。但是球队——还有Leonard——一直没有让这种情况影响到他们当前的目标。Lowry形容他和Leonard一起打球的前几个星期「很酷」,并说自从第一次初次交谈以来,他们之间从来没有过任何尴尬。没错,Leonard和他的朋友交换了球队,但他们都有同样的获胜动机。为了加速两人之间的联繫,暴龙的教练团一开始让Lowry和Leonard在每次训练和队内比赛中都站在同一边。

「我想确保他过得舒服,」Lowry谈到Leonard时说。「他是我们最有天赋的球员。他是我们最好的球员,他有一个总冠军戒指,所以为什幺不呢?Danny也很棒。这没有什幺尴尬的,这是小範围内的兄弟情,我们都尊重我们做的事情。」

「我总是想着干掉下一个对手,不是干掉,而是下一步该做什幺,」他继续说。我觉得人们总会说些什幺。我所能做的就是让它动起来,还有得分。确保其他人都得分。我总是想帮助别人得分,如果我帮助到别人得分,我会很高兴。

现在,Lowry的快乐来自于他对球队成功的各个方面的投入,包括情感上的投入和有形的投入,比如目前每场10.4次助攻(职业生涯新高),这项数据领先全联盟。在Lowry到来之前,暴龙只在Carter的鼎盛时期,赢得过一个季后赛系列赛。自那以后,多伦多已经连续5次进入季后赛,赢得3场系列赛,并在2016年进入东区冠军赛。那年夏天,Lowry和DeRozan一起,成为巴西奥运美国篮球队的新成员。美国队在巴西获得他们的第三枚金牌。在比赛的最后几秒钟里,Lowry运球——儘管Durant表现得很英勇,Anthony也结束了他辉煌的国际比赛生涯,但他还是将球带回到自己家里。「这是我唯一的冠军,」Lowry笑着说。「我把它放在我家里。我知道我应该保守祕密。」

Lowry现在渴求一枚总冠军戒指,他不会让他与DeRozan的友谊影响他如何把握未来的机会。

「每件事的发生都有原因,这就是你看待事物的方式。只有在你生病或有人去世时,你才会问为什幺。」Lowry说,「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赢得冠军。如果这是帮助我赢得冠军的情况,那幺我很高兴的。」

与你非常亲密的人一起玩耍或工作需要一种微妙的平衡,因为残酷的诚实可能危及友谊,而令人不安的沉默可能危及团队的成功。Lowry说他和DeRozan并不害怕说出自己的想法,争论并解决分歧。但他也承认,认识到何时去面对或让步是一种挑战。现在已经不存在这样的界限了,Lowry对在圣安东尼奥的DeRozan的严格程度比他们还是队友时更高。

「我现在对他更严格了,」他继续说。「我看比赛。看比赛找问题对我来说更容易。因为我们在一个队的时候我看不见这些。但当我在看电视时,我可以倒回去说,『该死,你本可以这幺做的。』并不是我对他不好。我只是想从他那里看到更多东西。我想给他更多帮助。『我觉得你能做得更好,嘿,你应该更棒。』但是,如果他在我的团队里,我可以直接帮助他。」

暴龙的快速行动已经迫使东区的一个对手做出了一笔重要的交易,Lowry的家乡球队费城76人从明尼苏达那里交易来了Jimmy Butler。当被提及这一交易时,Lowry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第一次看到Butler发来的一条穿着他的新球衣的简讯。他放下说道:「我要给你我真实的答案——我不担心他们。我唯一担心的就是多伦多暴龙。」

Lowry从来不是那种会操之过急的人,他知道一场糟糕的比赛或一段糟糕的赛程总是会在另一边等着他。但当他坐在暴龙训练场地的一堵墙边,头戴一顶印有他个人标识的帽子,旁边还放着一双爱迪达斯球员版的篮球鞋,Lowry给了自己一分钟来欣赏自己在职业生涯的这个阶段所处的形势——仍然高效率的打球,在激烈的变化中取得最好的成绩,带领球队取得NBA最佳战绩。随后,他面带微笑地讲到:「这是Kyle的好时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