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都到哪儿去了?

廿六岁的我,是第一志愿学校毕业,全美研究领域排名第一的博士班学生,常被称讚「好优秀」、「好漂亮」、「多才多艺」、「热心服事」。

教会的阿姨叔叔期待小孩都变得跟我一样;辛苦的留学生羡慕我有中华民国教育部和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帮我付学费、生活费;朋友们总是开心地吃着我烤的点心,嚷嚷着要我去开店;在美国教会司琴总是有「乐迷」在结束后,跟我说他们多受我的音乐感动。

我为这一切感恩,但每次听到称讚,心里的回应都是「那又怎样?」过不去之处在于,我从来没有人追。

品学兼优就是没人追
从小,我的志愿就是要当贤妻良母,没有特别想要成为什幺伟大的「家」。算是一个有「称谓」的志向,就是要当师母。

但这都是要「嫁人」才有的,不是用找就有的工作。我妈哭笑不得的说,「还是要有自己的一技之长啊…」多年后,我阴错阳差地走上学术之路,眼看着就是要拿个博士,也有可能变成了教授,却仍然单身。这时,我妈开始紧张了,不时在电话中提起,「教会有没有看到什幺男生啊…」

我通常只能一语带过,这种事可遇不可求呀!而事实上,一切的轻描淡写,或是看似刻板印象、女性主义的自我辩护,只是为了掩饰心里深处的痛。常常问自己,我到底有什幺问题?不够好吗?不够苗条漂亮吗?不够属灵吗?不够优秀吗?少了异性的仰慕,一切别人的肯定、上帝创造的终极价值,都因此支离破碎,甚至让我觉得别人说的好话都只是客套。

表面自傲  内心愤世嫉俗
讽刺的是,我表面上不屑那些公主、王子的梦想。我为自己能享受孤独而自傲,也无畏于走遍天下、独自去冒险。出国后唯一一次请台湾同学会学长当司机,是带我去买车;我甚至搬家、开卡车都自己来,吓坏了室友。独立,或许是没对象的因,但也是没对象的果。

「好男人都到哪儿去了?」放眼望去,我看不到一个适合的对象。

更让我觉得愤世嫉俗的,是在教会团契里,以「弟兄姊妹」关係之名,对于他人感情轻率以待的慢性暧昧。自我形象既无比困惑又低落的我,一看到可能的「目标」,就把全人、全心、整个生活赌上了。日久生更多情,当真相大白,一切只是一厢情愿,我的世界、自我形象就此粉碎。从逻辑上看来,在此就可点出问题所在:「所以你的自我形象,就是你的世界?」

将婚姻视为敬拜对象
提摩太.凯勒牧师(Timothy Keller)的书《赝品诸神》Counterfeit Gods写道:「我们常把生命中许多事情当成我们的上帝,我们敬拜的对象。这些事情可能是金钱、权利、感情、性关係。我们相信这些事情给我们的承诺,期待从中得到安全感及快乐,也付上一切代价为这些我们崇拜的对象牺牲,期待它们给我们救赎。这些事物没有形体,但是破坏力最大、是最令我们执迷不悟的偶像。而这些偶像,其实只是间接地要我们敬拜自己,把自我当成偶像。」

我发现,一直以来,我把婚姻和家庭当成偶像,期望某人可以肯定我的价值,满足我的快乐,弥补我心中的空洞。而当身边朋友们都情史丰富、纷纷结婚生子,我却在弟弟婚礼上不断被亲戚好意「关心」时,更加正当化了这个冀望。因此,当被我寄託了无比期待的迷恋被粉碎时,我的世界也崩坏了。事实上,在迷恋当下,我迷恋的不是那个人,而是迷恋我心中对于感情的不存在想像。

第二个迷思在于,我潜意识上认为婚姻是我可以努力挣来的。亦或是,我觉得上帝欠我一个好婚姻。因此,我才会不断地问自己,我哪里不够好?这是个自卑的慨叹,也是自以为怀才不遇的自傲。结婚不是当个才德妇人的奖赏,上帝的赏赐也不是邀功邀来的。

第三,家庭确实是最基本的社会单位。然而,上帝并没有呼召每一个人进入婚姻,婚姻也不是人生的目标。身为一个基督徒,我们有耶稣给的大使命,呼召我们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我们的上帝,并爱邻舍如同自己。结婚只是两个人一起做这些事,成为完成大使命的一部分。

结婚是一种生活形式,单身是一种生活形式,上帝呼召我们就自己的角色,所带来的资源、时间、机会来服事祂,并没有高下之分,只是禾场的不同。

感情状态不能定义价值
或许别人会对没有结婚、没有对象的妳投以异样眼光,但在上帝眼中当祂宝贝女儿时,其他人的意见、社会期待都不再重要,感情状态也不能定义妳的价值。

应该要继续跟上帝求婚姻,但更要问上帝,如何在生活中更多服事祂、服事身边的人。而或许,你身旁有单身的弟兄姊妹,爱他们的方式未必是提醒他们单身的身份,而是把家庭向他们打开,分享神家中的温暖,与他们一起服事同工 。

后来我奇蹟似地在一年内结了婚,证实了好男人还是存在,但我仍挂念那些有同样苦衷的姊妹们。或许仅仅廿六年的单身经历,以及还是结了婚的事实,减低了我字句上的说服力,我也无意下结论:「遵守一、二、三点即可兑换丈夫一枚。」但我可以说的是,这些学习在婚后继续进行,也一样重要。在婚姻中把婚姻、丈夫当成偶像,期待被满足,只会带来无尽的失望;婚姻无法带来救赎。

不论Facebook上显示你我感情状态如何,愿我们都能成为上帝又忠心又良善的好管家。

相关文章:清心守候的女人 活得精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