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口女

小学中年级时,我跟好朋友便决定未来不会结婚。日后在助人工作上更看见许多家庭的创伤。犹记得一位太太表示,孩子们因为父亲酗酒、忧郁的状况,都不敢结婚。另一个家庭则是因母亲边缘性人格加上酗酒,让女儿们不堪其扰,常三更半夜要把醉倒在路旁的母亲带回家。当下我好心疼,彷彿也能体会是怎幺回事,那一种长期的疲累,实在苦不堪言。

「家」成了冷漠疏远的名词
原先抱持着独身态度生活的我,又因自己家庭的状况,对于感情实在没兴趣,国、高中时自然拒绝了男生的追求。面对家中不时上演乡土剧般的激烈冲突,在没有生活品质的状态下几乎无心念书,一心只想赶快离开家;高二那年暑假,还策划了离家出走。

家,成了冷漠又疏远的名词。犹记大学联考的作文题目,就叫「回家」,但我一个字也写不出来。

大学虽然没考好,但如愿以偿的入住宿舍,开始了崭新的生活,同时在校园福音团契的薰陶下,渐渐看见信仰在人生命中可以带来很大的更新;而团契辅导的夫妻档更是同心,深厚的感情人人称羡。原来,婚姻也是有她美好的可能。

大学期间社团的学长、朋友也几次示好,对于感情显得神经大条的我,一直忽略这些可能性;一方面对自己没有太多自信,很难相信别人是真心欣赏我,即便室友们都看得出来对方有意思,我仍很难接受。接着几番波折的毕业、出社会工作几年,跟朋友们在一起生活很丰富,一点都不觉得需要另一个人的陪伴,陆续婉拒了几个机会。

没想到,因为看见弟弟长年在家而有许多情绪伤害,决定搬回那原以为一辈子不会再回去的家,并转换工作之后,上帝让我遇到一只「熊猫」,他很认真的进入我的生活、我的世界。

遇见勇敢付出感情的他
刚来到新工作时,我还很喜欢早起去骑脚踏车,熊猫立马买了一台单车,跟着我去河滨。他还介绍我吃屏东的美食,热心跟我分享许多有趣的照片、电影;从来不敢吃生菜、蕃茄的他,突然一整个月的早餐都是蕃茄生菜捲。从来以为教会只是感恩节吃火鸡的地方,后来认真地跟我讨论信仰的意义;从来不会去捐血的他,竟然鼓起勇气揪了一群人,跟我一起捐了我人生第卅次血,庆祝我的生日。

本来是只喜欢在家打电动、看电影,懒得出门的他,却跟着我一起去跑操场,还一起爬了九份的茶壶山。要了我一向只写给自己看的网誌,细细读过后,也注册了哇咧星乐园帐号,以文字表达他的情感与祷告,一篇又一篇,写到现在早已超过上千篇。

还记得在我生日那天,熊猫告诉我,他会努力常常提醒我、告诉我,我有多好。也许我们赚得不多,吃得又多,如果赚得不够吃,我们就自己煮吧!

无法坦然透露家庭背景
也许是被他真诚而直接的情感打动,在祷告与教会辅导的陪伴下,我们决定开始交往。没多久我们就开始经历许多考验,一位激进的男性友人难以接受我的决定,不满为什幺他的单恋要就此结束,多次对熊猫发动攻击;尔后我的猝睡症复发,工作跟搬回家与父母生活的压力,快叫我难以喘息。

另外,我的父亲并不看好这段感情,认为兔子不吃窝边草;我的母亲更觉得,因我身体的状况,最好不要耽误别人,也不建议我结婚。交往多年,熊猫连到我家拜访一次的机会都没有。

我能理解父母本是重男轻女,且他们两人处理自己的问题早已分身乏术,更遑论祝福我的感情。而我发现熊猫的爸妈感情很好,还会一起去运动、骑脚踏车,甚至旅游,说话也十分明理。一方面我很开心,另一方面也感到些许的自卑;面对家里有状况,像是父亲醉倒在路上,母亲歇斯底里时,也很少跟熊猫说,一来怕吓到对方,二来也担心对方会怎幺看待自己的家?

在信仰里重启沟通可能
但面对我家里的情绪压力,及因身体欠佳以致工作进度延宕的焦虑,熊猫仍感受得到,也不知道怎幺安慰我比较好。当时熊猫也面对自己生活的低潮期,不知道如何度过,也担心他的状况会拖累我,几经挣扎下决定分手。

分手半年后,熊猫慢慢恢复自己的生活次序,也重新看见自己、看见我,下定决心要把我重新追回来;用半年时间努力的祷告、整理自己,希望为了我可以变成更好的人。而我也重新在生命线训练及教会的支持下看见自己、看见熊猫,重新诚实的面对彼此的关係。当初的分手,不是不爱,只是不知道怎幺走下去。

之后,熊猫信主了!我们在信仰里重新看见新的沟通可能;当我们遇到困难时,会一起仰望天父,很感谢熊猫陪我走过许多辛苦的路。当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的时候,他静静地陪伴,默默以祷告支持着,给我最能感受到爱的拥抱。他从来不用世界的价值观评断我,只是单纯的欣赏与陪伴,告诉我不需要与别人比较。

换个角度理解父母
当我们再次在一起时,「结婚」的想法已经在我们里面,对我来说是既期待又害怕:期待真有一个「家」,有温暖有平安,不用再担心随时有坏事要爆发,可以安心地睡觉;却又害怕自己原生家庭的议题没处理完,会重演自己家里的状况。

感谢主,让我得以在自我探索课程以及许多弟兄姊妹的支持陪伴下,持续整理自己、面对自己。记得在一次上课结束后,有位五十岁的大姊冲来抱着我,告诉我,这家庭的议题她也还在面对,但是,她相信我已经準备好,去面对下一个阶段的开始,她要我放下对婚姻的恐惧,开心地结婚,因为,我不会跟我的父母一样,而我们本来就不会一样。

真的进入婚姻筹备时,仍有许多挑战,双方父母首次见面,母亲却在前半小时突然落跑不见人影;后来父亲酒后及母亲歇斯底里时,亦常用结婚这件事攻击我,告诉我别想得到他们的祝福,及说了许多不堪入耳的话。

感谢主,患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盼望不至于羞耻。以前的我,觉得这些家丑是我的羞耻,如今走来,终能理解这是父母的选择,而我也可以选择走出不一样的路,并且靠着主勇敢的站立。

能换角度去理解父母,他们能尽力给我的就是他们有的,他们因为过去也没有感受过爱,所以难以去爱人。在去年初,父亲又酒后闹事,母亲因此头部受伤,原本一直处于不愿与外界接触的家庭,因着教会大姊不辞辛劳的关心,我母亲终于软化;从来不跟朋友与亲人接触的她,竟然愿意下楼与大姊谈话,并且开心的拥抱。在所有「人的方法」都用尽之后,神亲自动工,我也顺利在教会完婚。

从上帝眼光看见盼望
回顾自己八岁的时候,看着父母相互折磨,我决定不要结婚。十八岁时,只想快快自力更生,感情世界与我无干。然而廿八岁的我,经历过许多挣扎后,如今终于步入礼堂。

以赛亚书四十六章3-4节说:「你们自从生下,就蒙我保抱,自从出胎,便蒙我怀搋。直到你们年老,我仍这样;直到你们髮白,我仍怀搋。我已造作,也必保抱;我必怀抱,也必拯救。」也许未来还会经历许多事,但上帝仍旧拥抱、陪伴着我,即使到年老犯过不知道多少的错、多少次怀疑祂的应许,祂仍旧不会改变,仍旧怀抱、拯救。

感谢主,让我重新对于婚姻有美好的盼望,也感谢身边许多天使一路相伴,用祷告安慰我,得以面对原生家庭而来的情绪伤害;不是说我们完全了,但我跟熊猫都靠着主,可以更勇敢!并且我们有共识,将这个家庭开放出来,继续成为其他人的温暖与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