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lead 购併 Kite 取得 CAR-T,寻求营收成长新动能

2017 年 8 月 28 日,Gilead 宣布以 119 亿美元购併 Kite Pharma(以下简称 Kite),Gilead 以溢价 29%(8 月 25 日股价)支付每股 180 美元,交易将在 2017 年 Q4 完成。本次购併,使 Gilead 成为发展细胞疗法领先的公司之一,并藉由 CAR-T 疗法强化其癌症药品的产品线。

本次购併案是继 Gilead 在 2012 年购併 Pharmasset 之后最大的一案。Pharmasset 堪称 Gilead 最成功的购併案之一,藉由 Pharmasset 产品的帮助下,Gilead 成为全球 C 型肝炎药品市场的领导者。2016 年,Gilead 约 300 亿美元的营收中,其中 91 亿美元来自 Harvoni,40 亿美元来自 Solvadi。

Gilead 虽然在 C 型肝炎拥有坚实的产品线,除了 Harvoni、Solvadi 之外,还有 2016 年上市可治疗 C 肝全基因型的 Epclusa 与 2017 年通过的 C 肝全基因型二线药品 Vosevi。然而,Gilead 的 C 型肝炎药品也面临了来自 AbbVie 与 Merck & Co 的竞争,使 Gilead 需调整其折价幅度以降价来因应;再者,由于 C 肝直接抗病毒(direct-acting antiviral,DAA)药品的高治癒率,预期未来 C 型肝炎病患数量也会降低。从营收来看,2016 年 Gilead 药品销售额相较于 2015 年下降 6.8%,而在 2017 年 H1 的销售额相较于 2016 年 H1 更是下降达 12.5%,这显示了 Gilead 虽已在感染疾病药品市场领域站稳领导厂商位置,然而基于来自股东与资本市场的压力,Gilead 购併的传闻亦不绝于耳,也是资本市场最关注的消息。

Gilead 曾多次表示对癌症领域有兴趣,也曾经表示希望找到在癌症免疫疗法领域的创新药物以期能够赶上 BMS、Merck、Roche 的脚步。但 Gilead 在癌症领域的新药开发并不顺遂,Gilead 首先被核准的血液癌症的药品是 Zydelig(idelalisib),虽然在 2014 年获美国 FDA 核准 3 个血液癌症与淋巴癌相关适应症,但是因产生包含死亡等严重的副作用,中断了该药品的 6 个合併疗法的临床试验。在 2015 年,Gilead 公布了其 JAK 抑制剂 momelotinib 治疗骨髓纤维化(myelofibrosis)的两个临床三期试验数据,结果并无达到在每个临床终点能够不劣于竞争药品 Jakafi。

Kite Pharma 是开发 CAR-T 疗法领先的厂商之一,主要将 CAR-T 疗法应用在淋巴癌(lymphoma)与血液癌症,包含多发性骨髓瘤(multiple myeloma)等,也有在开发和其他免疫疗法药品合併使用的组合疗法,未来适应症扩张的机会高。其中进度最快的产品为 axi-cel(axicabtagene ciloleucel),Kite 已提交美国与欧盟药证申请,目标适应症为耐药性侵袭性之非何杰金氏淋巴瘤(refractory aggressive non-Hodgkin lymphoma),美国的 PDUFA 为 2017 年 11 月 29 日,而欧盟则预计在 2018 年 Q1 可获得药证。

Gilead 购併 Kite 取得 CAR-T,寻求营收成长新动能

Kite Pharma 产品线。

CAR-T 有机会成为 Gilead 下一波营收成长动能

TrendForce 生技产业研究副理刘适宁表示,Gilead 在 C 型肝炎药品的销售额逐步下降的现况急需新产品来填补其营收损失,虽然 Gilead 较早前有布局非酒精性肝炎(NASH)新药,然而预计进度最快的 selonsertib 之临床三期试验会进行到 2018 年底,缓不济急,因淋巴瘤与血液癌症的庞大市场潜力,以及拥有即将获证的 CAR-T 疗法及完整产品线的 Kite,成为不错的购併标的。此外,CAR-T 存在治癒癌症的机会(James et al., 2017; Steve et al., 2016; Steve et al., 2017),预期 Gilead(Kite)会有大的议价力量。

CAR-T 疗法仍存在风险  并非十拿九稳

刘适宁进一步指出 CAR-T 疗法在安全性的风险、製造与成本上的挑战并未随着本次购併案而消散。

    安全性的部分,特别在 Juno 的 CAR-T 产品在临床试验因安全性问题遭逢挫折后,这个购併案对 Gilead 而言也是个赌注,CAR-T 在真实临床使用时,是否会冒出潜藏未知的安全性问题仍未可知。CAR-T 的製造与临床治疗实施都有地点的限制,製造厂基础设施的布建以及可实施的医疗院所会成为 CAR-T 疗法的可近性与销售版图拓展的挑战。借镜先前同为癌症免疫细胞疗法的 Provenge,因价格昂贵销售不佳而让 Dendreon 破产的历史纪录,虽然本次在 Gilead 雄厚的资本协助下,有助于弥补 Kite 原先在行销方面的弱势,有可能不会重蹈覆辙,但初期来看,有经济能力接受 CAR-T 治疗的病患量有限,此时可能会採接近孤儿药的市场营运策略,以高价来弥补量的不足(Novartis 将其甫通过核准之 CAR-T 疗法定价为 475,000美元 / 注射),长远来看再藉由临床实际治疗数据显现出的效果(effectiveness)与效益(benefit)去说服保险业者纳入给付範畴。

环顾全球 CAR-T 疗法的主要玩家 Novartis、Juno、Bluebird bio,以 Novartis 的Kymriah(tisagenlecleucel)发展进度最快,已在 2017 年 8 月 30 日取得美国 FDA 的核准,成为第一款被核准的 CAR-T 疗法,而 Kite 将紧追在后,不过两者产品的适应症不同,短时间内尚不致在市场短兵相接。Gilead 透过本次对 Kite 的购併,进入癌症免疫疗法市场,并成为癌症免疫细胞疗法的领导厂商之一,能否再次创造 C 型肝炎的辉煌绩效值得拭目以待。